随着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发展,巴菲特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,投资者希望他能将巨额现金用于收购和投资。该公司已经三年没有进行过重大交易,巴菲特一直在努力寻找价格合理的大型公司进行收购。

这些中国巨头萌芽的阶段,正是1999年-2001年硅谷科技泡沫破灭之时。在2001年,亚马逊的贝索斯面对上千名员工说,“这非常困难,非常痛苦。但是基于商业考虑,我们必须这样做”,当时亚马逊合计裁员15%。如今的亚马逊,依然是全球创新公司的翘楚,当年的裁员危机,对于亚马逊来说也是一次涅槃重生的机遇窗口期。